中共四川省农村工作委员会门户网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新闻播报 > 乡村治理和农村社会发展 > 乡村治理 > 正文
文章内容
新一轮农村改革特点简析
发布时间: 2017-12-14
作者:司开元 责任编辑:谯英 网络编辑:朱砂红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农村改革发展已处在新的历史时期。在实行家庭联产承包经营30多年之后,农业农村亟需转型发展、再上新台阶,最需要突破体制机制障碍和思想观念的束缚。一是一家一户的家庭生产经营发展到今天,农业的投入和产出几乎到了极限,保障粮食安全,实现持续增产,亟需转变经营方式来聚集资金、技术、装备等生产要素。二是城镇化工业化发展到今天,农村劳动力大量向城镇转移,“谁来种地”“怎么种地”的问题越来越凸显,农村土地撂荒弃耕的现象突出,亟需新的经营主体弥补家庭经营的局限。三是小块分散的土地经营发展到今天,农民经营性增收的空间已经不大,亟需盘活农村资产、拓展增收渠道,增加务农收入和财产性收入。四是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发展到今天,农业经营的外部环境已经发生显著变化,小块分散的传统农业导致成本高、品质低,无力应对国际市场竞争,亟需靠现代化的规模经营提高农业竞争力。这些问题表明,第一轮农村改革的红利几乎释放殆尽,问题倒逼改革,进一步调整农村生产关系势在必行。
1978年开启的第一轮农村改革,主要是推进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和家庭承包经营权的分离,是为了强化农民权利,解决农民生产积极性问题。新一轮农村改革,把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分为承包权和经营权,推进土地集体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的分离,是为了保护农民权益,解决农村土地资源优化配置和高效利用的问题。这是这一轮生产关系调整的核心所在,是农村土地经营制度的一个重大创新。第一轮农村改革,与杂交种子大面积推广相结合,一举解决了亿万农民的温饱问题,为“总体小康”打下坚实基础;新一轮农村改革,必将进一步解放发展生产力、进一步提升城乡人民生活水平,为“全面小康”提供重要保障。
与上一轮农村改革相比,新一轮农村改革是一场更深刻、更系统的变革,面临的形势任务更加复杂艰巨。30多年前的农村改革,基本是在农业农村内部进行,目的是解决10多亿人的吃饭问题。现在的农村改革,是在工业化、城镇化加速进程中展开的,是在工农、城乡发展失衡背景下进行的,既要调整农村内部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又要考虑城乡统筹、“四化同步”的要求,突破城乡二元结构,构建新型工农城乡关系。这样的农村生产关系调整,具有步入深水区、打攻坚战的显著特征。
随着新一轮农村改革不断向纵深推进,特别的今年以来,农业农村发展的内在动因和外部环境正在发生重大而深刻的变化,已经进入新的历史阶段。首先,这一轮农村改革与经济发展新常态交互叠加。经济增长由高速变为中高速,新旧动能接续转换是大势所趋,传统的第二产业牵引带动已经转向一二三产业协同拉动,迫切需要在保证粮食安全的基础上,通过深化改革让农业变强、农民变富、农村变美,充分释放农业农村发展的巨大潜能。其次,这一轮农村改革与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向发力。迫切需要把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主线,进一步深化农业农村改革,推动农业生产方式由传统粗放向绿色安全转变,形成更有效率、更有效益、更可持续的农业供给体系。第三,这一轮农村改革与决战决胜全面小康历史交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重点在农村,难点在贫困地区,迫切需要从深化农村改革中完善利益联结机制,从农业提质增效中提高务农收入,从三次产业融合中拓宽就业渠道,着力增强内生动力,确保农村贫困人口如期实现稳定脱贫。可以说,新一轮农村改革的边界在不断扩大,难度在不度增加,必须保持改革定力,强化系统思维,进一步把改革推向深入。


免责申明:本网转载的其他媒体信息,旨在信息共享,服务“三农”,如不同意转载,请联系我们,以便即时删除,转载本网信息务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