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农村工作委员会门户网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新闻播报 > 乡村治理和农村社会发展 > 乡村治理 > 正文
文章内容
乡村治理处开展农村社会发展“五个问题”的专题调研
发布时间: 2017-11-09
作者:王飞 责任编辑:谯英 网络编辑:朱砂红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8月中旬,乡村治理处集中精力深入三台县、中江县、岳池县的偏远乡村开展了农村社会发展专题调研,形成了五个方面的调研成果。
一、五个方面的调研情况
(一)关于“县城建设、场镇建设和村的建设三者间是否缺乏统筹存在脱节”的问题
从调研情况看,县城、场镇和村的建设总体是在统一进行的,都有了明显提升,但由于各种资源优势大量向县城聚集,县域经济搞成了县城经济,存在一定程度的“重县城、轻场镇、村搞点”的现象。场镇建设关注点更多在国道、省道等交通便利区域,建设重点也更多是停留在街道建设或场镇风貌打造,整体性的规划较少。撤乡并镇后,场镇建设主要集中在新设立的乡镇政府所在地,而原来遗留下来的老乡政府所在地在一定程度上还承担有区域集市的功能,但这些地方基本上被忽视了,没有和中心场镇同步建设。如:三台县每年选定8个乡镇进行重点镇建设,每个乡镇给予补助资金500万元;岳池县总共44个乡镇,也是选择10个特色集镇进行重点打造,特色集镇与非特色集镇、中心场镇与非中心场镇在投入力度、经济发展、资源集聚、基础设施、风貌打造等诸多方面差距非常大。贫困村和非贫困村政策扶持力度差别大,二者发展不平衡;农村公共交通设施、文化体育设施、住房建设明显改善,基本实现了村村通硬化路,但很多村的入社、入户道路建设还很差,老百姓最盼的就是“水泥路通到家门口”,道路基础设施建设的落后也导致了经济发展不起来、产业化经营搞不起来,群众思想固化保守。
(二)关于“农民阶层是否分化较重”问题
从收入和居住形成来看,目前农民阶层主要由精英阶层、中上阶层、中间阶层、中下阶层组成;从社会分工来看,农民阶层也可以划分为农副业的生产经营者、农村外出务工人员、农村非农业的生产经营者、非生产性从业者、农业非独立生存者等5个类别。这里所说的农民阶层分化,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人口数据多少的体现,还表现在不同农民阶层对个人利益诉求、行为逻辑、政治社会态度的不同。
从调研乡村看,现阶段农民阶层还是以从事传统农林牧副渔业的农业生产经营者、非农业生产经营者和外出务工人员为主要组成部分,这部分人在农村人口中占比约75%;农业非独立生存者主要包括不直接或无力从事农副业生产经营的农村人员,如学生、无劳动能力的老年人和残疾人,这部分人在农村人口中占比约20%左右;非生产性从业者主要包括农村政务管理人员和农村科技文化传播者,如不再从事农业生产的退休人员和教师,这部分人在农村人口中占比很少,有的村社甚至没有。
就不同农民阶层的影响而言,村社干部反映:农村外出务工人员或成功人士,在回乡后,不存在瞧不起、轻视生活条件差的人的现象,更多的是对农村的一种敬畏、眷恋和寄托,平常百姓也对这部分人没有仇视心理;当然,由于外出成功人士经济条件较好、见识较广、思维方式更活跃,在一些村级事务中会有更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表达个人愿望的意图也更强烈,但基本不存在强行干涉村务的现象,相反,更多的是积极支持农村修路、修沟等公共事务,以自己的见识、行为起良好带头作用。如:岳池县排楼乡云盘村郑某出资50万元修建了通村水泥路,坪滩镇一外出务工成为企业老板的村民一次性捐资10万元为场镇栽桂花树。
(三)关于“乡村社会建设是否存在严重落后”问题
总体而言,一方面乡村的道路交通、安全引水、网络信息、燃气管网等基础设施都有了显著发展,另一方面农村社会风气、精神文明建设面临较大的问题,农民的利益诉求多元化,等靠要、争贫困户、争吃低保、利己主义、个人主义、信访不信法等现象越来越突出。
从农村教育文化卫生等公共事业看,村小学基本全部撤销,农村学生上学约70%集中在场镇、中心镇学校,也就是爷爷奶奶带着留守儿童的情况;重视孩子教育、条件好一点的到县城上学,约占15%;收入颇高、扎根已稳的父母带孩子到务工地上学,约占15%。乡镇学校基础设施建设得到较大改善,师资队伍总体上得到充实;每个乡镇都建有文化健身广场、文化站、图书室等,每个村也相应配备有健身器材,建有农家书屋、广播站等;大部分乡镇都新建了乡镇卫生院,并充实了医疗队伍,每个村也都设有村卫生室,并固定配备一名村医。但同时,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还是依然存在落后。如:乡镇学校配套设施不足,学校信息化建设滞后;针对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全科老师缺口大,教育培训少;由于工作生活环境差,乡村学校教师招不来、留不住现象严重,年轻教师少,结构年龄偏大;农村整体医疗水平低下,农村医生专业技术能力不高,且部分村民反映最新城乡居民医疗保险费用偏高。
从乡村社会思想文明建设看,农村法制建设、道德建设滞后,农民思想教育缺失,群众教育工作开展有难度,农村社会管理压力大,依法治村缺乏有效手段,缺乏法律、政策、文化道德引领,农民的思想素质在某些方面是呈下滑状态的。主要表现在:农村老百姓利己主义思想严重,往往过分依赖政府,只享受不出力,该行使的义务不履行,但涉及到个人利益的又看得过分重要。无法制观念、无政府主义思想严重,老百姓信访不信法,无论事情大小、无论是否关乎政府责任都要找政府,不解决好就上访,搞得基层政府焦头烂额,岳池县坪滩镇一年的维稳经费6万元,现在就已经用出40多万元,只有挤占发展资金“拆东墙补西墙”。农村感恩教育缺失,老百姓无敬畏心,很多事情都认为政府、干部就该做、就该帮忙,而且不做好、不帮到底还不行,“风吹竹子扫下瓦”也要找政府;农村孝亲敬老等优良传统文化弱化,一些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不管父母生活再艰辛也要想方设法分家,让父母评为贫困户。农村平均主义、攀比思想严重,只要别人享受到优惠政策,自己不要面子也要得到,往往不以成为贫困户、低保户为耻反以为荣。农村诚信体系建设严重滞后,农村无赖增多,长期找政府扯皮埋单,搞得基层政府束手无策。农民法律意识处在上升混沌阶段,往往遇到事拿起一知半解的法律知识找政府。农村留守人员主要为老人、小孩,中年妇女都很少了,在农村开会、搞建设事业很难组织起人员,农民夜校开展有难度、效果不明显。
(四)关于“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是否存在缺失”问题
研究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是否缺失,可以从两个方面看:一是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数量方面,二是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服务能力方面。
就单纯的数量而言,从调研情况看,目前随着农业产业化发展的持续推进,农村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明显增多。从政府性的服务组织看,县乡基本都设有专门的农业服务组织。如:中江县供销社成立了为农服务中心,统筹为全县的农业专合社、龙头企业、农业协会等组织的法人、财务、专业技术人员等进行专业培训;每个乡镇设有农业服务中心、畜牧站、农技站等,负责农业技术推广和农业防疫保障。从经营性服务组织看,大部分的乡、村都还是有龙头企业、农业合作社或种养大户,由他们开展一定的社会化服务。如:岳池县排楼乡成立香雪李专业合作社,负责提供技术、种苗、肥料、杀虫、销售,在各村设立分社,到成熟销售季节,各分社负责联系销售商,并收取一定的信息服务费。
就服务能力而言,政府性和经营性服务组织的服务能力都存在不足。一是县、乡农业服务机构机制不活、人员队伍老化、服务手段落后等问题依然存在,特别是乡镇农业服务机构设置不能适应经济发展需要,机构服务功能逐渐弱化,农技服务人员专业技术能力不足、知识更新缓慢、积极性不高,更多的是负责农业政策的上传下达。二是农业合作经济组织的组织机制、决策机制、利益分配机制、运行机制等各方面不是很规范,不同程度上存在管理水平不高、服务不到位等问题,部分合作经济组织自身发展困难,一些合作社成为僵尸企业,对农户带动作用不大。中江县反映:全县农民专合社中,很多注册信息不真实,真正规范运营的不到三分之一,对农户进行了二次分红的很少;专合社内部利益联结机制也较为松散,部分专合社仅限于生产销售信息共享。岳池县的农业专合社和协会大概有600个左右,真正发挥作用带动农民的约300个左右。三是由于银行贷款需要核资抵押,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自身注册运营不规范,农村资源资产变现难,造成其融资贷款难,相应的阻碍了服务组织发展壮大,限制了服务能力提升。
(五)关于“乡镇的机构编制设置及事业站”问题
乡镇机构主要分为行政机构和事业机构。行政机构从2008年乡镇机构改革开始,形成了“4、3、2”的格局,以岳池县为,大的乡镇设党政办公室、经济发展办公室、社会事务办公室、群众工作办公室共4个,中等乡镇设党政办公室、经济发展办公室、社会事务办公室共3个,小的乡镇设党政办公室、经济和社会事务办公室共2个。财政所都挂靠在党政办公室。近年来,又单设了财政所、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形成了“6、5、4”的格局。事业站所包括直属的和派驻的两种,直属事业站所包括:宣传文化中心(每个乡镇都有)、劳动保障站(18个乡镇有),派驻的有:农技推广站、林技推广站、流域管理站(片区设)、畜牧站、农机站、广播电视站、国土所,除畜牧站是每个乡镇都设外,其它都只设在10个中心镇,派驻的事业站所业务由派驻地党委政府管理,人员由派出单位管理。从人员数量看,城关镇有100多名干部和事业人员,中心镇50多名,小乡镇10多名到20多名,基层普遍反映编制紧缺、人少事多,干部工作压力大,“普遍处于亚健康状态”。
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乡镇职能发生了根本性转变,一些矛盾也凸显而出,主要表现在,一方面乡镇的人权、财权等职权在不断被削弱,另一方面又担负着无穷大的责任,是一种典型的责权不对等状况。从调研情况看,乡镇机构设置与人员编制落实矛盾较大,存在混编混岗现象,特别是在一些偏远乡镇,机构编制人数少,一人身兼数职现象较为突出。乡镇部分机构人员年龄偏大,知识老化,培训学习力度欠缺,人员结构不合理,缺少专业技术人才和管理人才,使得结构失衡,发展后劲不足;有些站所职能早已退化或消亡,却没有及时废除、调整而沿用至今,而有的站所则配备不足,不利于工作开展,原有派出所撤销,并入其它乡镇,政府工作推动困难。如:在中心乡镇都设有派出所、国土所、工商所、村建所等机构,但相邻小乡镇则没有,相关工作基本都是由中心乡镇负责协管,这一方面增加了中心乡镇机构工作量,另一方面削弱了相邻小乡镇的事权,增加了管理难度。
二、值得注意的几个问题
在走访村社干部和农民群众中,除以上梳理的问题外,又有几个反映较多的问题值得注意:
(一)加大农村投入力度。老百姓最迫切希望解决的问题,最多的是基础设施建设和农村社会保障,交通方面如社道、通院落路、入户路的建设,通村的公共汽车等建设;水利方面,希望继续加大对水利设施渠系、塘堰的整改、加固方面的投入,为农业生产提供保障。社会保障方面,新农合农民缴费逐年上涨,2014年缴90元、2015年缴100元、2016年缴120元、2017年缴180元,而且只管一年。希望农村社会保障面能更宽些,保额高些。
(二)粮食直补作用弱化村社干部反映粮食直补对调动农民种地积极性作用不明显农村大量不种粮的外出务工人员、经商人员在领补贴,而且还一定程度抬高了土地流转的价格。他们提出国家是否能对粮食直补(现在叫地力补贴)进行改革,将分散发给每户的资金集中起来,用于村上的基础设施建设或用于给群众买新农合。
(三)农村人才外流严重我们调研的几个村中,都不发达,这就注定了农村中的能人一旦走出农村一般就不会再回农村,这也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能人走出不回来导致没有才能的人在农村当家,有才能的人看到这些人治下的农村发展缓慢凋敝,就更加强化了他们一旦走出去更加不想回来的决心。
(四)民自治失效乡村治理机制是由村两委进行共同治理的,但实际的情况实际上一般都是由村支部大包大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明确规定了村党支部“领导”、“支持和保障”村民委员会开展村民自治的权力而不是通过包揽村民委员会的具体自治事务或者代替村民委员会履行自治权实现领导。
(五)农村环治理较差面源污染问题严重。在调查中发现,农村生产用了的塑料垃圾、装杀虫剂玻璃瓶等在田边、沟边随处可见,农村垃圾处理实行的是村收、镇运、县转、市处理,实际上运行起来难度非常大,几乎失灵。农村面源污染严重,村上有生猪养殖场,养殖场虽建有沼气池,但处理能力不够,沼液通过管道直排到沟里,周围群众怨气很大。
三、几点建议
(一)坚持以新农村建设为抓手,改善农村生产生活条件。全面实施新农村建设扶贫解困、产业提升、旧村改造、环境整治和文化传承“五大行动”,统筹推进农村基础设施、公共文化设施、产业基地建设等,全力改善农村生产生活条件,注重村民与产业发展的利益捆绑,加快助农增收步伐,提升农村发展水平。
(二)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筑巢引凤发展产业。进一步加大农村基础设施投入力度,加快山水田林路综合治理, 推进农业小型机械化普及,强化现代农业发展承载基础。县级层面要制定现代农业发展优惠政策,强化新型职业化农民培育,解决谁来种地的问题。同时,注重因地制宜发展村集体经济,用好用活产业扶贫周转金和村内资产资源,发展产业助推集体经济增收。
(三)坚持法治与德治相结合,提升村民自治水平。实施农村能人带动计划,加强村社干部素质提升培养力度,提高村民自治的能力。加大农村法制教育建设,提升普法力度,以法律手段化解农村信访维稳、矛盾纠纷、孝亲敬老等问题,引导村民自治从以德服人向以法办事转变。
(四)推进农村干部专职化、年轻化。探索推进农村党支部书记专职化建设,提高村干部待遇,让村干部能够专职从事村务管理工作。加快新型农村干部培养选拔,让有思想、有干劲、会干事的青年干部充实到农村一线。推进第一书记、农技干部驻村实践,将优秀干部下放到农村开展工作,提升依法治村的活力。
(五)加强乡镇机构建设,提升服务群众能力偏远乡镇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编制较少,工作环境差,很多干部不愿意在偏远乡镇工作。建议加强偏远乡镇编制倾斜力度,足额配备工作人员,确保乡镇工作有人做。要把乡镇作为锻炼干部的练兵场,新录用公务员和事业干部要多分配到乡镇工作,增强乡镇承接工作的力量。


免责申明:本网转载的其他媒体信息,旨在信息共享,服务“三农”,如不同意转载,请联系我们,以便即时删除,转载本网信息务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