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农村工作委员会门户网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新闻播报 > 乡村治理和农村社会发展 > 乡村治理 > 正文
文章内容
完善村民自治 再造乡村治理
发布时间: 2017-07-25
作者:罗江县委 责任编辑:谯英 网络编辑:朱砂红 来源: 罗江县 浏览次数:

 

罗江县隶属四川省德阳市,位于成都平原东北部,幅员面积448平方公里,总人口25万,其中,农村人口18万,是典型的农业县。近年来,罗江农村发展进程不断加快,但随之而来的各类问题也愈加凸显:一是农村发展缺人。受增收空间和发展机遇等影响,青壮年、受过高等教育的优秀人才等农村“精英”群体,大量外出创业务工,“空心村”“空巢村”等现象突出。二是农村治理缺位。长期以来,基层政府习惯“大包大揽”“替民做主”,农村治理与农民意愿“两张皮”现象严重,你说你的、他干他的,农村治理中农民主体地位缺失,导致农村治理在组织上、形式上缺乏应有的凝聚力和生命力。三是农村管理缺变。伴随城乡一体化进程不断加快,传统管治模式已无法适应新形势发展的要求,仅靠传统的“管、教、帮”难以解决农村新矛盾,农村管理缺乏循势而变、因变应变的突破。
长期以来,罗江高度重视乡村治理探索,2008年在全国率先推行以“定向代表”为核心的村民自治机制,2012年罗江县的村民议事代表制度被中改办《改革案例选编》刊载。近年来,罗江县不断完善和充实村民自治机制,探索出“支部领导、定向代表、议行合一”的乡村治理之路。
支部领导是村民自治的前提。村(居)支部作为基层党组织,是党的领导在基层最直接的体现。支部在民主议事中,重点是在三个阶段发挥好作用:一是事前的组织者,负责民主议事活动的召集和组织;二是事中的保障者,负责保障民主议事活动及结果符合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三是事后的执行者,负责督促村(居)委会和村民小组执落实民主议事结果。
定向代表是村民自治的核心。代表的准确性和真实性,是发展基层民主的根本。罗江县以家庭、家族、院落为单位,每10-15个家庭民主直选一名议事代表,让每个家庭知道自己的代表是谁,代表也知道自己具体代表谁。议事代表主要职责是向所代表的农户定向收集意见,定向参与议事并发表意见,定向反馈议事结果,定向化解邻里纠纷和社会矛盾。同时成立了常设的议事代表机构,三年一届,与村委会同步改选。支部定期或不定期的召集代表讨论、商议群众诉求,形成议决事项,并向群众公布。
议行合一是村民自治的保障。民主触及到了每个家庭,工作更要落实到每个家庭,只有议事和办事达到高度统一,才能发挥议事代表的最大作用。村(居)委会村民委员会作为本村的执行和服务组织,负责将议事代表的议事结果不折不扣落实到每户、每个人,并开展好相关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的服务工作。同时,充分发挥群众认可的议事代表的作用,让每一项议决事项以及民政、治安、社保、计生等涉及老百姓切身利益的日常工作,通过村委会和定向代表落实到每一个家庭中去。
定向村民议事代表制度,实现了“管理从家庭出发,服务在村(居)落地”,把农村还给农民、让农民治理农村,引导培育了群众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进步的意识,让民主行走在每一个村(居)、渗透到每一个家庭、扎根于每一个群众心里,让村民有更多的存在感、价值感和成就感。
这里,分享四个案例。
一是关于定向代表由来。“5•12”地震后一个月左右,我县与极重灾区绵竹市的主要道路被几百个村民阻断,反映救灾物资分配不合理,村干部优亲厚友。县、镇干部了解情况后,将村民带回村上后马上召开村民会议和院坝会,广泛听取意见。议定大院子直选2—3个,小院子直选1—2个既公正又有威信的村民代表,逐户重新核实受灾情况,并张榜公示,本院落群众意见基本一致后再报村两委审核,通过后,由直选的村民代表负责分配所在院落的临时救助。从处理结果看,分配既没超过本村总的控制比例,群众也心平气和地接受。罗江县研究后,觉得这个办法管用,在总结完善后在蟠龙镇试点,逐步在全县推广。村民议事代表制度推行之初,蟠龙镇盐井村以院落和家族为单位推选了村民议事定向代表。事后,有几个同姓的老者找到村支部书记,要求增加一个议事代表,理由是他们这个姓氏人数在村上较多。这个看似简单的现象,折射出村民在争取民主的“席位”!同时也充分说明,群众的民主意识是与身俱来的,关键看罗江县如何引导和保护。
二是关于安置房分配。在拆迁安置的农民统建房分配过程中,由村民议事代表组建了分房委员会,在广泛走访,听取群众意见的基础上,针对楼层楼栋差异、选号方式和补差方式等制定了分房规则,让来自不同村组的老百姓顺利入住同一个小区。正是村民议事代表发挥的积极作用,保障了全县近5000套安置房顺利分配,分房委员会也在分房后转变为小区业主委员会,继续较好地代言和解决了村民入住后大量的物管问题。
三是关于项目建设。修渠修路一直是农村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以前的项目,方案是党委政府定,工程是中标单位做,群众基本没有参与的空间,往往导致了中介费用高、工程质量差,甚至项目建设不符合农村实际。本来是财政支农惠农的项目,却沦为了应付检查、标榜政绩的“花瓶”,也成为被群众长期诟病的话柄。2014年,罗江县试点的“村民自建”,作为村民自治的延伸,彻底打破了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传统格局。项目在哪里建、谁来建、怎么建,都由村民议事代表会议来决定,没有中介机构、没有施工队伍。群众可以根据实际来决定项目实施地点,除专业技术限制的工程以外,项目都由当地的持证工匠和业务熟手建设,材料由群众推选的采购小组统一采购,村(居)支部和村民代表全程监督工程质量、进度以及资金使用情况。通过不断总结,我县的“村民自建”形成了“四自一补一公开”的机制,即项目自愿、自建、自管、自用,资金公开补助,建设全程公开,实现了项目建设周期缩短40%以上,资金节约30%以上,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财政支农项目的效益,赢得了群众一致好评。
四关于乡村文明新风养成。今年罗江县对脱贫攻坚基本完成的村落大力推进“四好村”建设。在鄢家镇“四好村”建设中,星光村六组的农民认识到,要发展乡村旅游就得大胆移风易俗,但房前屋后“坟头比人头多”,严重影响城里人来乡村消费和住宿。经过村民议事代表对所联系的10到15户农户逐户做工作,召开院坝会统一思路,大家形成共识,“死人不能挡了活人的发展路,活人要为死人争光”,一致同意平坟还林,新建乡村公墓。目前,该组房前屋后186座坟头全部铲除栽上了果树,新建的集中安葬点也正在建设中。
还权于民,并不意味着政府不作为;村民自治,体现的是政府职能的转变。罗江县在推进村民定向代表的探索和实践中,最大启示是:为适应乡村治理的新常态,一方面,政府作为决策者和管治者的职能将逐渐弱化,而另一方面,作为引导者、监督者和服务者的职能将不断增强。基于这个认识,罗江县把工作重心向“牵好头、搭好台、把好关、服好务”四个方面转移。
牵好头,主要体现在基层党组织的核心引领上。支部领导作为定向村民自治的前提,对基层党组织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支部的核心引领作用是组织和引导群众开展各项经济政治和社会活动,保障村民及其代表自觉广泛地参与到村级事务管理中,在得到群众信服和支持的过程中,彰显党支部的战斗力和凝聚力,巩固党支部的核心地位。
搭好台,主要体现在平台和制度的设计统揽上。村民自治,不是单家独户、各自为政,而是要引导群众有组织、有规矩地治理农村。这就要求党委政府在广泛听取群众意见的基础上,对村民自治做好高层设计,只有“搭好台”,才能让老百姓“唱好戏”。罗江县致力于建好“三大平台”:一是自治平台,让定向代表充分发挥作用;二是监督平台,让村民自治依法依规进行;三是服务平台,让议行合一最终落到实处。
把好关,主要体现在依法治村和政策监督上。罗江县始终坚持党纪国法和各项政策,确保村民集体议事活动符合政策法规。2014年起,我县在村级组织推行“四清四明”监管体系,编制清单厘清权力界限,绘制图表厘清用权流程,建立制度厘清责任归属,畅通渠道厘清公开账单,实现了干部用权明晰、群众办事明白、追究责任明确、办事结果明了。全面推行“村财镇管”的农村“三资”管理模式,建立“三资”信息化查询平台,群众凭身份证号即可随时随地在电脑、手机等网络平台上查询,随时掌握“钱去哪儿了”;延伸廉勤质询会至村组,村民议事代表不仅敢于提问村组财务管理使用,还直击村干部收入开支问题,让干部与群众“坦诚相见”,让全县农村成为“没有秘密的村庄”。
服好务,主要体现在村民自治中的权利下放上。罗江县通过“定向代表”,将议事主体下放到农村;通过“村民自建”,将项目资金下放到农村;通过“一事一议”,将决策权力下放给农民。党委政府作为“服务者”,在提供公共服务的同时,重点是做好服务组织的培育。在村民自治的基础上,培育出邻里乡亲互助会,采取群众筹一点、政府补一点、能人捐一点的办法,定向帮扶重病、残疾、孤寡等弱势群体,由村民议事代表全程监管资金使用。“谁出钱、谁用钱、谁管钱”,群众都一清二楚,有力推动了邻里乡亲互助会健康发展,成为了守护老弱病残、倡导社会公益的“温暖家园”。同时,罗江县还着力培育专业合作社、扶贫产业园、农民诗社、道德协会等社会组织,确保下放的权利有承接的载体。
随着定向代表为核心的村民自治机制的推广和深化,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有效地转化成了广大群众的自觉行动。同时,民主,逐渐成为罗江老百姓的一种生活方式;自治,让罗江的精神文明和社会风气不断提高和改善。罗江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评价、社会满意度测评连续6年位居德阳市第一、四川省前列,党风廉政建设测评居全省前列。作为一个西部小县,在较低的经济发展阶段,达到了较高的和谐幸福水平。


免责申明:本网转载的其他媒体信息,旨在信息共享,服务“三农”,如不同意转载,请联系我们,以便即时删除,转载本网信息务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