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农村工作委员会门户网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导航 > 新农村建设 > 研究探索 > 正文
文章内容
尊重村庄演进规律 建设幸福美丽新村
发布时间: 2016-11-25
作者:董进智 责任编辑:董进智 网络编辑:朱砂红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从一些地方的大拆大建现象谈起
省委农工委新农村处 董进智
 
新年伊始,便奔赴同济大学,参加为期5天的四川省城镇规划建设扶贫专题研讨班。时间虽短,但安排合理。
我非常珍惜这一机会,除了听专家讲授、到现场参观和翻阅班上发的《城市规划原理》外,自己还买来《建筑之梦想》《建筑的七盏明灯》《寻找失落的空间》《延伸的城市》等经典名著阅读。
边学习,边联系实际思考,对幸福美丽新村建设的具体问题,有了新的认识。本文由剖析大拆大建入手,谈点心得。
  一、大拆大建的问题与反思
前些年,新农村建设一个值得反思的现象是,有的地方热衷于大拆大建,把一栋栋农房拆掉,把一片片村庄推倒,建起一个个聚居点、一处处欧式小区、一群群乡间高楼。
曾经,一些地方领导把它当作光鲜的政绩,四处宣扬;一些老板从中看到可观的商机,设法寻租;一些老农也圆了一辈子的梦想,洋盘了一阵子。有人断定,这就是农村城镇化、城乡一体化。有的地方进一步拿出宏伟蓝图,要让广大农村都这样翻天覆地。
然而,大拆大建带来的“好景”不长,一个个问题接踵而至,有的地方还引起了社会矛盾,主流媒体包括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也做过专题报道。
问题是,大拆大建总有它的诱惑。2015年下半年,我去某县调研。县里推荐的一个点,在比较边远的地方,是当地某成功人士回乡规划的,已经启动了几个项目,包括一栋数千平方的豪华大楼。业主的抱负是,把村里农房全拆了,集中建电梯公寓,让乡亲们住进不比城里差的高楼,还可以节约多少亩土地。
看来,大拆大建仍然阴魂不散,有必要对它进行深入剖析。反思农村的大拆大建现象及其造成的诸多问题,我认为,它至少有四宗罪:
其一,大破坏。有的,一夜之间就把风风雨雨数百年的传统村落,连着它的林盘、祠堂、民居、小桥、老井,通通夷为平地。祖祖辈辈辛辛苦苦积淀、传承下来的农耕文化,随着它的载体、符号的消失,一去不复返。有的,轻而易举的把依山傍水的自然村庄拆掉,跑到公路两边、良田中间去,统规统建、统规联建,盖起楼房来。这样的大拆大建,对生态的破坏、对文化的践踏,简直不可低估。
其二,清一色。单就一栋房屋来看,空间布局、起居设计、外形风貌等等,都很讲究,似乎为您量身定做,让人心动。一旦走出去,您就会有受骗的感觉。家家如此,栋栋如此,而且,一字排开,兵营一样,无非房间有多有少、面积有大有小罢了。房屋这样,小区也是这样。您去有些地方,走过一村又一村,凡新建小区,满眼大马路、大广场、大花台、大洋房。千村一面,再美也让人疲劳。
其三,不持续。大拆大建,仅仅一个点,少说几百万,多则数千万,有的两三个亿也打不住。别说穷地方,就是百强县,三五年你能做几个?三年前,我曾经去某浅丘小县看过一个样板工程,号称要打造成世界一流。就在县道旁,大约50来户,全是新建,原本比较生态的小沟也砌起了坚固的堡坎。那时还不能交钥匙,已经投了3800多万。我问县里,这样的点能做多少?答曰:就这一个都很艰难。
其四,绊脚石。遭遇大拆大建,许多被拆掉的农房,本来修修补补就可以舒舒服服住上好些年;有的只建几年,还是半新半旧的。算算账,农民建房一般少不了一百五六十平方;统规统建,单价低的千把块,高的一千三四;加上装修,二三十万就没了。如果不被卷入大拆大建,靠积蓄在县城买百把平方的商品房,一般差不了多少。由此可见,大拆大建无疑阻扰了农民进城,成为城镇化的绊脚石。
二、把握村庄演进发展规律
大拆大建之所以成问题,在于违背了村庄演进规律。要杜绝大拆大建现象,必须在研究村庄演进规律上下功夫。
习总书记高度重视村庄演进规律。2013年12月,在中央农村工作会上,习总书记指出,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一些村落会集聚更多人口,一些自然村落会逐步消亡,这符合村庄演进规律。2015年1月,在云南调研时,习总书记进一步强调:新农村建设一定要走符合农村实际的路子,遵循乡村自身发展规律,充分体现农村特点,注意乡土味道,保留乡村风貌,留得住青山绿水,记得住乡愁。
那么,村庄演进有些什么样的规律呢?上网搜索,至少就中文文献而言,很难找到直接的答案。根据个人在新农村建设中的观察思考,2014年7月,我在《农民日报》发表文章,提出了五条,分别是:
互动律。主要指村庄与城镇互动,它要求城乡之间的人口、资源和生产生活要素双向自由流动。在这种流动过程中,村庄普遍经历着衰落与复兴的历史性变迁。一般而言,城镇化50%是个衰落与复兴的重要节点,越过这个节点,部分村庄会陆续复兴。
融合律。主要指村庄与产业融合,它要求以村庄为载体、产业为支撑,产村一体、互动相融。与村庄复兴大体同步,农业逐步实现现代化和多功能化,村庄也成为乡村旅游的理想乐园。没有产业支撑,村庄建设得再美,都逃不了“空心化”的宿命。
和谐律。主要指村庄与自然和谐,它要求村庄、农家、山水、林盘、农田和谐一体。传统村庄讲究风水,实际上是对自然山水的尊重;正是这种尊重,让村庄顺应了自然,源远而流长。山水林田湖遭破坏,环境恶化,正是一些自然村消失的原因。
差异律。主要指村庄与村庄差异化,它要求每个村庄都体现出自己的地域、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特征。在不同的村庄,人们应当能够看到一张张活生生的面孔。正是这些鲜活面孔,形成一个个村落的脸谱。否则,千村一面,村庄就会失去魅力。
传承律。主要指历史文化传承,它要求保护好古老的院落、民居、林盘以及各种乡土建筑,让老祖宗留下来的香火代代相传。现在,人们越来越认识到村庄是耕读文明的载体,传统文化的根在这里,我们的软实力在这里。这正体现了对传承律的认识。
2012年9月,我去三台县永兴镇永征村蹲点调研50天,又想了一条:自治律。主要从政府与乡村的角度揭示村庄演进的必然联系。它要求党委、政府必须尊重农民意愿,让农民当家作主,发挥他们的主体作用。否则,不管你有多少理由,不管你的理由多么动听,任何违背农民意愿的做法,都是错误的。
村庄演进规律,是乡村建设的基本遵循。认识村庄演进规律,把握村庄演进规律,尊重村庄演进规律,幸福美丽新村建设才能走出必然王国,走进自由王国。
仔细对照,可以说,其中任一条,大拆大建都违背了。
三、用改革精神推动乡村建设
反思大拆大建,研究村庄演进规律,旨在科学推动乡村建设。当前,必须在尊重规律、坚守底线、遵守规则的前提下,探索创新幸福美丽新村建设机制。比如:
科学规划机制。规划水平决定建设水平。应当坚持规划先行,科学编制县域乡村建设总体和村庄建设实施规划。村庄建设实施规划应把政府主张、专家意见和农民愿意有机统一起来,充分体现农民群众的美好愿望,防止长官意志、技术专政和资本诱惑。应当注重特色,包括乡村的、地域的、文化的、民族的。应当分类指导,没有必要村村都请专业机构去做。同时,注重规划的实施,一张图纸绘到底。底线在于,不能克隆城市,赶农民进小区上高楼。
村落改造机制。传统村落改造是成败之举。政府应主导总体规划,并肩负起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及古村落老民居保护的历史责任。制定激励支持政策,引导农民按建设规划和技术标准,自主改旧、建新,改善生产生活条件。动员鼓励社会力量参与乡村建设,研究支持企业以各种投资方式参与农村生产生活设施建设的具体政策措施。当地农民企业家回报家乡,尤其值得总结推广。底线在于,不能破坏生态,不能割断历史,不能消灭文化。
产业培育机制。产业发展是乡村建设的根本支撑。应当推行一村一品,支持培育特色产业,让农民有事干、有钱赚。开拓农业功能,促进农村产业融合,培育新业态,发展乡村旅游。培养职业农民,提高他们的科学文化素质和职业技能。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特别是专业大户和家庭农场,引导农民发展新型合作组织。发展和深化与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的合作,推动农业产业化经营,带动产业转型升级。底线在于,不能改变农地用途,不能捣毁基本农田。
利益协调机制。乡村建设的核心是利益问题。应当协调处理好农民、企业、社会组织等各类利益主体的关系,让各类利益主体各得其所,各种合法利益都得到切实维护,充分调动激发各方参与村庄建设的积极性。现实当中的关键和难点,通常集中在强势资本与弱势农民之间的平衡,这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当然也很考手艺,需要在实践中积累经验和智慧。底线在于,不能侵害农民群众的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等合法权益权益。
乡村治理机制。乡村建设治理越来越关键。应当加强以村支部为核心的村级组织建设,建立村务监督委员会制度,完善议事决策、民主管理、工作运行机制,健全重大事项“一事一议”制度。鼓励支持发展新型村级集体经济,增强集体经济实力,增加集体经济收入,提供强有力的支撑保障。积极培育农村民间组织,包括农民合作社,包括各种民间经济、技术、文化协会,包括志愿者服务组织。底线在于,不能剥夺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决策权和监督权。


免责申明:本网转载的其他媒体信息,旨在信息共享,服务“三农”,如不同意转载,请联系我们,以便即时删除,转载本网信息务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