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农村工作委员会门户网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导航 > 学习园地 > 调查研究 > 正文
文章内容
赴贵州考察农村“三变”改革情况的报告
发布时间: 2017-05-31
作者:服务体系处 责任编辑:易飞 网络编辑:朱砂红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服务体系建设指导处

2017519日)

 

为学习借鉴省外已经成熟的农业农村改革经验,进一步拓宽我省农业农村改革的工作思路,58日至11日,由我委副巡视员周学礼带队、服务体系建设指导处牵头,组织我省部分农村改革试验区分管领导或农工委(办)主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代表等20余人,赴贵州考察了农村“三变”改革。

考察团先后参观考察了 “塘约经验”(“三权”促“三变”改革)所在地—安顺市平坝区塘约村,人民公社时期合作社管理模式发源地镇宁县马鞍山村,并沿原中农办主任唐仁健调研路线,参观考察了六盘水市钟山区月照养生谷、大河镇都市型现代农业产业示范园区,水城县米箩镇猕猴桃产业示范园区、玉舍镇海坪彝寨易地扶贫搬迁点。在六盘水市还召开了座谈会,听取贵州省农委、六盘水有关同志的经验介绍。考察人员普遍感到触动很深、受益匪浅、不虚此行。

一、“三变”改革的概况

2012年,水城县被列为贵州省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县,米箩镇被水城县列为试点乡镇。米箩镇在总结该镇倮么村以村民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合作发展猕猴桃产业的基础上,提出了农民变股民、土地变资本的“两变”创想,引起了六盘水市、水城县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20133月,六盘水市党建工作现场会在米箩镇召开,会议深入总结推广米箩镇“两变”做法。经过不断地实践、总结和丰富,20158月,六盘水市委出台《关于资源变股权、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的指导意见》,在全市范围内推开农村“三变”改革。20162月,在六盘水市“三变”改革模式的基础上,贵州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在全省开展农村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改革试点工作方案》,将“三变”改革试点推广至全省21个县、140个乡镇、1015个行政村。

改革取得了明显成效,仅2016年,在资源变资产方面,全省流转土地等资源44.86万亩、入股25.04万亩,折价入股2.01亿元、宅基地及其它物权量化5.16万宗;资金变股金方面,可变资金形成股金16.37亿元,带动社会资金投入60.3亿元。试点村集体经济收入平均6.4万元,空壳村由84个减少为7个;农民变股东方面,141.84万农民变股东,其中贫困人口30.7万,通过改革获得收益16.6亿元,人均增加收益1170元,帮助11.1万人脱贫出列。发端于六盘水市的“三变”改革更是轰轰烈烈,成效斐然。截至目前,六盘水市96个乡镇(街道、社区)、881个行政村、29个省级农业园区实现了“三变”改革全覆盖,共有40.66万亩集体土地、14.31万亩集体林地、42.44万平米水域、161.17万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整合财政资金7.49亿元,撬动村集体、农户、社会资本60亿元参与入股,48.74万户农户成为股东,其中贫困户13.97万户,入股受益农民达160.28万人,其中贫困人口40.16万人。通过入股共消除“空壳村”548个,全市“空壳村”归零。

改革得到了中央的充分肯定,习总书记在201511月底召开的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要通过改革创新,让贫困地区的土地、劳动力、资产、自然风光等要素活起来,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让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带动贫困人口增收”,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先后多次对“三变”改革作出重要批示。中央农办、农业部、国务院扶贫办等中央国家机关领导也数次到贵州调研“三变”改革,并给予了高度评价。“三变”改革的发源地六盘水市,仅去年以来就先后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学习考察团达340多次。

今年年初,“三变”改革正式写入2017年中央1号文件,上升为中央政策。贵州则在全省88个县全面推开“三变”改革。除贵州以外,安徽等省也已经开始复制推广“三变”改革。

    二、“三变”改革的主要做法

贵州“三变”改革的关键是农民变股东,核心是农民增收,实践中体现为四个无,即:无物不股:能产生价值的资源资产都探索入股;无奇不股:民俗资源、村落资源、古树资源等都能入股;无事不股:干事创业首先想到用股份形式来干;无人不股:每个农民、贫困户都可以成为股东。其主要做法可总结为“五个突出”:

一是突出活化资源抓“三变”。坚持以股份合作为核心,以股权为纽带,有效将农村各类分散的资源要素聚集到产业平台上来,衍生出了土地股、自然风光股等股权形式,从而让农民从资源变资产中获得收入。一是以土地等资源入股。盘县普古乡引导8个村9642864人以土地经营权入股娘娘山高原湿地生态农业示范园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2年的4750元提高到2016年的1.2万元。二是以集体资产入股。水城县玉舍镇海坪村将351亩集体荒山荒坡入股野玉海旅游度假区,所得收益50%村集体积累、50%分给村民,去年780名村民人均分红961元。三是以技术技艺入股。在水城米萝猕猴桃基地,农民王顺友以管理技术入股润永恒公司,经营管理公司基地的一个网格,占股30%,年获分红5万元以上。水城县陡箐乡组建了农民画合作社,当地苗族群众以创作技艺入股分红。

二是突出优势产业抓“三变”。把精选优势产业作为“三变”改革的重中之重,实践中衍生出了“三变+特色农业”、“三变+乡村旅游”、“三变+商贸服务”等产业发展模式。一是聚焦特色农业。水城县将红心猕猴桃作为优势产业进行重点培育,引进业主打造了百里猕猴桃产业带,高标准栽种猕猴桃2万多亩。村民土地入股作为优先股,每亩每年获600元固定分红,丰产后每5年分红晋升一个档次,分别为130020002500元。二是聚焦旅游休闲产业。推进农旅融合发展,在发展山地旅游、休闲避暑、康体养生等产业中,引导村民将山地资源、气候资源等入股,获得较好收益。钟山区梅花山景区所在的高炉村,村民以土地和凉都资源入股建设“冰雪童话”国际滑雪场,2016年入股农民人均纯收入8200元,带动248名贫困群众脱贫出列。三是聚焦现代服务业。将城市停车场、商铺、广告位等优质资源,通过股份合作让渡给村集体和贫困户参与入股分红。钟山区整合财政资金5140万元,在市中心城区给44个村分别购买了100平米商铺,入股区物管公司统一经营,每村年分红10万元以上。

三是突出整合资金抓“三变”。针对涉农资金使用分散和“一年建、两年验、三年看不见”的问题,积极整合各类资金,激活放大资金使用效应。一是探索财政资金股权化。将财政投入到农村的生产发展扶持类专项资金,量化为村集体或贫困户的股金,以此撬动农户、村集体、经营主体、金融机构等社会资本入股,财政资金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放大效应达到了1:8。二是发挥政府平台公司投融资的牵引作用。钟山区扶贫旅游文化投资公司对全区228个自然村寨实施“1+N”提档升级,公司按10万元/户出资改造,农户拿出部分房间入股开办农家客栈,由公司统一经营,农户从中获得务工收入和房产经营收益。三是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六盘水市六枝特区、盘县和水城县紧抓全国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契机,创新推出“特惠贷”、“脱贫贷”、“三变贷”等信贷产品,贫困户以信贷资金入股项目建设,获得保息分红和收益分红,全市累计发放“特惠贷”16.54亿元,5.14万贫困人口人均分红1700多元。

四是突出主体带动抓“三变”。推进“三变”改革,必须有好的经营主体承接带动。从考察情况来看,带动主体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一是壮大现有经营主体,对现有经营主体实行兼并、联合、重组,从政策、项目、资金等方面扶持壮大。“三变”改革以来,六盘水市培育了一大批龙头企业和专业合作社,目前已有9家企业成功上市。二是引进经营主体,采取激励政策,引进实力强、信誉好、有公益心的企业共同发展,一时引不进来的由县级平台公司进入打造,包装之后向外招商。三是新建一批经营主体。结合“三变”改革出台激励政策,鼓励返乡农民工、大学生创新创业。平坝区塘约村在政策的激励下,11名村两委委员以79亩土地作价237万元注册成立合作社,采取“党总支+合作社+公司+农户”的模式,引导村民将土地流转到合作社进行合股联营、合作生产,所得收益按合作社30%、村集体30%、村民40%进行分红。2016年,该村农民人均收入10030元,村集体经济收入202.45万元、人均597元。

五是突出风险防控抓“三变”。一方面,充分尊重农民的意愿,把知情权、参与权、选择权、决定权交给群众,群众不答应、不认同的事情坚决不做。另一方面,多措并举积极防范自然风险、市场风险和法律风险。防范自然风险方面,水城县针对发展猕猴桃等产业可能遭受的灾害,把政策性保险和商业性保险结合起来,通过财政投入撬动商业保险进入农业领域,以此预防产业发展过程的自然风险。防范市场风险方面,对“三变”确定的产业,实行县评审、市报备的“风评”机制。市、县两级财政每年各安排500万元资金用于风险补偿。防范法律风险方面,统一规范“三变”流程、合同样本,组织律师、公证员团队提供法律服务。

三、工作建议

贵州农村改革通过抓“三变”,唤醒了沉睡的资产,激发了创业热情,转变了农业发展方式,同时,“三变”与脱贫攻坚紧密结合,拓宽了增收渠道,壮大了集体经济,优化了乡村治理,影响深远。借鉴“三变”理念,结合我省改革经验,可在我省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和具备良好改革基础的地方,率先探索具有四川特色的“三变”改革。

(一)借鉴资源变资产,进一步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

明确农村集体所有权权能,确保集体经济组织有地位、有收益,是贵州“三变”改革的成功经验。根据贵州的改革实践,我们在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过程中,要进一步夯实村集体所有这一基石,探索集体所有权益的多种实现形式。首先,要扎实做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确权、赋权”等基础工作,通过对农村资产分类、成员界定、股权量化、权能设置等环节,全面厘清农村资产权属、权能,为农村资产股份合作改造提供依据。同时,要明确村集体经济组织的人格化,建立完备的内部治理机制,提高村集体经济成员信任度、支持率。在推动农村集体资产与社会资本合作中,应进一步落实集体经济组织的市场地位,合理划分集体和集体经济成员的股份权益,探索新型集体经济实现形式。

(二)借鉴资金变股金,进一步激活财政投入的长期效益

贵州在“三变”中,将各级财政投入形成的经营性资产,量化为村集体、受益农户和贫困农户股金,参与对接社会资本的股份合作,不仅保证了财政支农资金投入的精准性,还实现了财政资金持续性助农增收。借鉴贵州的改革经验,我省财政支农资金要进一步深化“拨改投”改革,支持带动主体(工商资本)到农村与村集体进行股份合作,在保障带动主体合理权益的前提下,明确支农资金集体、农户和贫困户股份量化比例,确保财政支农资金受益的最大化和长效化。同时,结合项目推进,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鼓励受益农户跟进投入,获得更大持股比例。

(三)借鉴农民变股东,进一步拓宽精准扶贫有效方式

贵州的“三变”改革,创新了精准贫困户持股脱贫新模式,贫困户通过持股,成为了农业产业链、供应链、资金链、价值链的投资者和受益人,大大拓宽了贫困户狭隘的生产空间、生存空间和发展空间。我省在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过程中,可以进一步探索扶贫资金和扶贫贷款股份化制度设计,让更多精准贫困户特别是重度疾病、缺乏劳动能力的贫困户持股成为城市优质资源、优势企业的股东,确保其在不依赖低保政策兜底的情况下,依靠入股分红获利,实现持续稳定增收脱贫。同时,还可以借鉴贵州“三变”市场的经验,公开“出售”政府扶贫政策,让全社会参与精准脱贫。

 


免责申明:本网转载的其他媒体信息,旨在信息共享,服务“三农”,如不同意转载,请联系我们,以便即时删除,转载本网信息务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