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农村工作委员会门户网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导航 > 学习园地 > 调查研究 > 正文
文章内容
易 飞:合作金融如“星火”待“燎原”
发布时间: 2014-07-06
作者:易飞 责任编辑:易飞 网络编辑:朱砂红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关于苍溪县益民农村资金互助社的调研报告
易   飞 
 
近年来,面对农民贷款难、融资贵等突出问题,各地各部门都作了一些探索尝试。小额贷款公司、村镇银行、担保公司等新型金融机构应运而生,省外还积极推进了资金互助社的发展。作为我省唯一的资金互助组织--苍溪县益民农村资金互助社运行如何呢?通过两次实地调研走访,并广泛听取金融监管部门意见。总体印象是:该社坚持自治互助,总体运行平稳,风险控制有效,既留住了资金,又促进了发展,社员满意度高。
一、益民农村资金互助社基本情况
(一)发展历程
2006年,苍溪县原文林乡撤乡并入岳东镇,文林信用社即撤离,文林成了金融服务的空白区。当年,银监会放宽农村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准入后,文林片区10个村的1767户社员发起组建了该社,最初股本金31万元,农户参与面近80%,股金最低100元,最高3万元。互助社创办时,得到了省、市、县各级部门指导和资助,苍溪县政府出资5万元、省银监局捐赠2万多元用于购置办公设备,县信用联社免费借用营业场地。
该社于2007年7月8日开业,2010年经批准增资扩股,社员达到2001户,股本金增至50万元,单个社员持股最高4万元,最低100元,农户参与面达87%。截至2013年9月,互助社存款余额达1544万元,贷款余额977万元。累计放贷4200万元,共实现赢利73.05万元,提取各项准备金83.8万元,股金分红18.7万元,不良资产仅4.4万元,占0.41%。
(二)运行机制
怎么入社?在互助社所在的镇内、信用记录良好、达到入股金额起点等条件的农(居)民、小企业和其他经济组织,均可以货币出资申请入社,股金起点为100元,最高不超过总股本金10%(5万元),入股社员配发《社员证》,是存、贷款记账凭证。除理事会、监事会成员外,社员股金可按程序转让、继承和赠予。
怎么贷款?互助社只为社员办理业务,吸收的社员存款主要满足社员贷款。每两年进行一次信用评定,个人授信金额最高的5万元,企业、经济组织最高的10万元,社员在授信范围内随到随贷,超额或大额贷款需理事会集体讨论决定。前十大户贷款总额不超过总资本的50%,单个经济组织贷款总额不超过总资本的20%。如,老赵在2007年入股资金为1000元,第一次授信为1万元,也就是说1万元内的贷款,他可即时持《社员证》随到随贷。
风险怎么防范?互助社风险防范内外管理并重。内控,实行“三会一层”的法人治理结构,监事会监督日常经营活动,理事会是执行机构,由理事长领导(经营层)开展经营活动,理事会每年须向社员代表大会报告工作。外控,财务和业务接受广元银监分局、人行苍溪支行监督指导,资金在岳东镇信用社开户接受日常代管,资本充足率不低于8%,经营利润在提足呆账等各项准备金后向社员分红。增资扩股需监管机构批准同意。
二、益民农村资金互助社的积极作用
益民资金互助社走过了七个年头,不仅实现了填补金融空白的当初设想,还取得了比预想还好的实践成效,积极作用主要有三点:
一是留住了资金。我们在其他地方调研了解到,农民打工、家庭经营的积累,大都通过信用社、村镇银行等金融机构从农村抽走,比例有的高达60%以上。资金互助社犹如“蓄水池”,把农民自己的钱“吸”在一起,社内流动、互帮互助、互利共赢,不但留住了资金,而且杜绝了社员资金外流到非农领域。2006年,文林信用社存款余额为920余万元,贷款余额560余万元(现已无法核实投向)。2011年,互助社存款余额达到了880余万元,贷款余额661余万元。社员刘廷国说:“有了互助社后,大家把钱放在一起,修路周转可贷、养猪周转可贷、临时生活周转也可贷,真正方便了自己。”
二是促进了发展。互助社“熟人社区”的经济环境和贷款无需抵押、手续简便等特点,解决了社员急需、急要、急用资金等问题,促进了社区经济的稳定发展。据有关方面反映,文林片区的农村经济发展并没有因为信用社的撤离而受到较大影响。七年中,先后放贷1300余万元支持1356户农房重建,放贷1800余万元支持兴华养猪专合社、文林手套、个体泥鳅养殖等经济组织发展,支持村级基础设施建设贷款870万元,为社员贴息18.5万元。
三是做实了信用。信用是金融的基石,如何培育社员的信用意识?一方面,该社着力增强社员的“股东”意识,通过社员会、监事会等,提高大家对互助社的归属感;另一方面,着实开展社员信用评级,用不同的等次差别提高大家的信用观念。据我们走访,大家的合作意识明显不同于其他地方,信用观念也非常深入人心,6年多来几乎没有发生恶意拖欠事件,不良资产仅4.4万元,占0.41%,这对金融机构来说是很不简单的,这和2006年文林信用社的不良贷款余额为120余万元相比,差距是很大的。
三、几点启示
益民农村资金互助社生长在苍溪县的偏僻之地,经济环境和自然环境都是相当差的,能够“旗帜”不倒还不断发展,是非常具有借鉴意义的。可以证明,通过发展农民合作金融、满足农民信贷需求,是正确的选项。
一是合作经济呼唤合作金融。合作经济作为现代农业的实现形式,是新型农业经营体系的重要内容, 农村合作组织与农村资金互助的结合既为农民提供了技术支持,又为农民提供了资金支持,尤其在农业产业化发展较好的地区,可以有力地解决农民的融资难问题。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允许合作社开展信用合作”,我们理解,就是要允许条件成熟的专业合作社通过发展资金互助,进一步做实做强合作经济组织。应该尊重农民的首创精神,顺应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促进“益民农村资金互助社”在其他地方星火燎原。
 二是严监管不等于不发展。金融监管是金融健康发展的前提,金融创新是丰富金融市场层次和产品的关键。在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农村金融专业服务没有完全解决之前,农村金融的创新力度将直接决定农村经济的发展速度和质量。一方面,要着眼于长远,进一步明确农村金融的改革方向,另一方面,更应着眼于实际,发展诸如“益民资金互助社”这样的微型金融服务组织。实践证明,“益民”这种有着比较正宗合作血统的资金互助社,在严格监管的前提下,完全可以自律、自主、自强,达到减缓农村金融服务供给矛盾、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目的。
三是金融互助源自产业互助。金融根置于产业,合作金融是产业合作的深度合作。从益民互助社的发展历程看,似乎超越了这个发展秩序,但从其发展速度和质量看,恰恰说明了发展规律是不可违背的。益民互助社作为一家纯粹的新型合作金融服务组织,因缺乏产业支撑特别是产业合作的基础,其发展速度、效益与同行业相比,明显处于劣势。2009年,由河北黄骅市航海顺养殖专业合作社发起成立的资金互助社,仅在4年时间里就带动社员发展水产养殖面积10万亩,水貂种兽10万只,狐狸种兽1万只,狍子种兽3万只。
通过调研,我们认为:在金融欠发达的农村和成熟的合作经济组织中,适度发展资金互助社,是当前规范农村民间金融行为、解决农村金融供需矛盾的途径之一。由此建议:我委可以和银监局等部门合作,优选5-10家发展较好的合作社开展试点,省级财政可以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


免责申明:本网转载的其他媒体信息,旨在信息共享,服务“三农”,如不同意转载,请联系我们,以便即时删除,转载本网信息务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