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农村工作委员会门户网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导航 > 农民增收 > 探索创新 > 正文
文章内容
四川农民增收新业态专题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 2015-07-03
作者:综合处 责任编辑:张能坤 网络编辑:朱砂红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2015530日)

专题调研组

 

省委十届三次全会决定,到2020年我省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城乡差距突出反映在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经济新常态下,一方面农民增收传统渠道受到挤压,一方面新兴产业新型业态又带来新的契机。开展农民增收新业态专题调研,其意义在于:适应经济新常态,把握城乡产业新变化,着眼助农增收新途径提出政策建议,引领农村产业升级和农民持续增收的大趋势。

专题调研所指的农民增收新业态,界定在与农民传统增收门路相区别,消费市场新需求、新物质装备、新技术手段等带来的产业功能拓展和产业融合发展的产业新形态,为农民实现增收带来新门路、新空间。从各地实践看,表现突出的有乡村旅游、农产品产地初加工、农村电子商务、农村社会养老、农村文化创意等5个产业。以此,明确了农民增收新业态专题调研的范围和重点。

415530,省委农工委、省发改委、财政厅、农业厅、林业厅、民政厅、商务厅、文化厅、省旅游局、省扶贫移民局、省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四川调查总队等12个部门组成专题调研组,对农民增收新业态进行了专题调研,形成了调研报告。

一、农民增收新业态发展现状和发展趋势

调研认为,在四化同步的大背景下,随着城乡经济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化,消费水平的不断提升,实现农民收入的产业形态不断丰富,新业态加速涌现、竞相迸发,成为农村经济和农民收入新的增长源。

(一)发展现状

乡村旅游业:乡村旅游正从传统农家乐模式向度假养生创意等新的模式转变。2014年,全省农民旅游业人均纯收入704.5元,同比增长13.3%。一是规模大。全省乡村旅游业总产值达到1340亿元,占旅游业的27.4%;国家部委认定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县9个、农业旅游示范点28个、特色景观旅游名镇(村) 11个;省级乡村旅游示范县(市、区)64个、示范乡(镇)村748个,星级农家乐和乡村酒店3572家,乡村旅游经营户10万余家。二是覆盖广。全省有乡村旅游业助农增收致富的村3500个,有1000多万农民直接或间接受益。三是形态多样。在农旅融合上,呈现出观光农业、休闲农业、体验农业等形态;在林旅融合上,呈现出生态旅游、养生旅游等形态;在文旅融合上,呈现出创意农业、乡村艺术等新的形态。

同时也发现,乡村旅游业总体上还处于粗放式经营、排浪式消费、低层次发展的阶段。普遍表现为农家乐的形态特征,经营主体以传统农户家庭为主,消费方式以传统的喝茶+打牌+洗肺为主,消费特征以一顿饭、一日游节假日、花果期等排浪式、短时性、季节性消费为主,低标准、低水平和模仿性、重复性特征明显,留得住、住得下的度假型、康养型消费少,短时性、季节性消费让目的地不堪重负,农户赚了吆喝不赚钱

农产品产地初加工:农产品消费市场细分,个性化、多样性消费趋势明显,为农产品产地初加工带来巨大空间。调研发现,农产品产地初加工主要集中在产后净化、分类分级、干燥、预冷、储藏、保鲜、包装等环节,既满足了不同层次市场需求,又明显提升了产品附加值、为农户带来了更大收益。目前有三个特点:一是渐成趋势。全省766个专合社、 22.5万农户参与农产品初加工,年储藏保鲜烘干能力已达190万吨。二是增值明显。通过冷藏保鲜、错季销售,水果亩平增值50%左右、蔬菜亩平增值60%左右、薯类增值1倍左右、中药材增值2倍左右。三是带动产业升级。农产品产地初加工强化了市场端的导向作用,倒逼提升了专业化、集约化、组织化生产,明显提升了产业质量和效益。

同时也发现,农产品产地初加工总体覆盖面不大,农产品初加工率很低,初加工设施设备造价高、普及率较低、人才支撑不够等问题突出,设施设备用半年、闲半年,季节性特征明显,综合效益不高。

农村电子商务业:信息化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变革农业和农村,以互联网+三农为主要特征的农村电子商务,正在改写农村商品流通模式和农民生产生活方式。全省农村电子商务如雨后春笋,较其他业态起步虽晚,但势头迅猛。2014年,全省农副产品通过网络销售260万吨,销售额超过126.2亿元。有四个特点:一是进入门槛低。经营主体进入电商的门槛低,很多农户只要登录现有平台注册网店,就可实现通过电商卖农产品。二是交易成本低。供应链中的所有组织在第一时间从互联网上获得信息,提高了交易速度、减少了中间环节。据统计,电子商务从订货到售出物流费用比传统模式低40%左右。三是模式多样。仁寿、资中、安岳等地探索形成了电商集聚园区物流+万村千乡示范项目电子商务团队服务等模式。四是爆发式增长。赶街网入驻汉源县,仅用3个月时间就建成31个村级网点,今年第一季度就实现交易3035笔、总金额18.7万元。

同时也发现,农村特别是边远地区居住分散、运距长、公路交通条件差,物流配送最后一公里瓶颈突出,留守农民文化素质和网络应用技能差,互联网基础设施不完善,是农村电子商务的主要制约因素。

农村养老服务业:人口老龄化加快为农村养老服务业带来了广阔空间,公益性养老服务难以满足需求,社会资本投入养老服务业悄然兴起,农村养老服务业已经起步。如,武胜县整合飞龙镇宝塔山村闲置农房,改造成3500平方米、100 个床位的龙祥养老公寓,已接纳53位老人入住,农民房屋租金户均1万元/年。绵阳市游仙区社会资本兴办的万鸿颐养园,50个床位全部投入使用,二期700个床位预订一空。农村养老服务业有四个特点:一是产业特征初现。不同于一般性的养老服务,经营性养老服务业开始出现、逐渐兴起,社会化、专业化、标准化的特征开始显现。二是服务质量较高。经营性养老服务,无论从住宿、文化、娱乐设施等硬件看,还是从护理、康复等软件看,大多优于公益性养老院。三是市场供不应求。良好的空气、阳光等生态条件,近年来交通、安全饮水等工程加快实施带来的便利,让农村养老服务业对城乡老人都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四是发展空间很大。据测算,2036年全省60周岁及以上老人将达到2600多万,占总人口的33%,农村养老服务业前景广阔。

同时也发现,农村养老服务才刚刚起步,从全省面上来看,产业业态的形成和经营主体的出现,还处于星星之火的初始阶段。受传统居家养老观念的影响,很多老人和家庭接受还有个过程,推广普及尚需时日。

农村文化创意产业:农村文化创意产业,既传统又现代,新主体新形态加速孕育。当前农村文化创意产业主要表现在农民演艺、农村传统手工艺、古镇古村营运、文化创意产业园等方面,对农民增收带动作用很大。如,泸县农民演艺团队发展到97支,演员3000多人,年演出1.6万多场次,收入达8000多万元。青神竹编小资源做出大品牌,开发出平面、立体、套绘38个系列3000多个品种,远销欧、美、澳以及东南亚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4年全县竹产业产值13亿元,带动3万农户增收4亿元。农村文化创意产业主要特点有:一是形式多样。如,以手工工艺品开发为主的青神竹编、绵竹年画等产业,以农民文艺职业化演出为主的泸县农民演出、岳池曲艺等产业,以农业与文化创意融合为主的成都温江创意农业与花卉园艺、大邑安仁博物小镇等产业。二是资源丰富。民族文化、传统文化资源富集,川剧、皮影、唢呐、舞龙、扭秧歌、赛龙舟等民俗文化资源,蜀绣、蜀锦、竹编、年画、漆器等工艺资源,是培育农村文化创意产业的沃土。三是需求旺盛。农民群众文化的需求日趋旺盛,同时城镇居民到农村休闲、体验,带来巨大的文化需求。

同时也发现,我省农村文化产业还处在初始阶段,文化资源没有得到有效整合,产业分散零乱、聚集度低,且有庸俗、落后、腐朽的文化产品充斥其中,具有时代气息、高雅格调和健康内容的文化精品不多。

调研表明,乡村旅游、农产品产地初加工、农村电子商务、农村养老服务、农村文化创意等5个产业,尽管无法将农民增收新业态全部囊括,但已经是实践中表现出来的农民增收新业态主体部分。这5个产业,从内涵看基本都属于服务业范畴,从外延看尽管还有些相互交叉,但产业形态已经形成、产业发展已成气候、产业趋势已经显现。抓住这5个产业,就能够抓住农民增收新业态的关键,就能够在开辟农民经营性增收路径上迈出新步子。

(二)共性问题

调研发现,多样化的农民增收新业态,大多尚处于低水平、低层次的初始阶段,不同程度地存在发展不足、质量不高、支撑薄弱等问题。共性问题主要有:

第一,普遍存在新型经营主体缺乏的问题。各类新业态普遍缺乏新型经营主体的带动,农户主要还是以单打独斗的传统家庭经营为主。而新型农场、农庄、农民合作社、乡村酒店、农村电商等新型经营主体发展滞后,是新业态发展的短板。

第二,普遍存在利益联结机制不紧密的问题。目前,农民主要靠土地租金和就地务工增收,新业态经营参与度不高, 公司+农户合作社+农户等模式,入股分红、多次返利等紧密型利益联结机制,带动能力强的经营模式还比较少。

第三,普遍存在经营粗放的问题。各业态普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大多是低水平发展,低层次扩张、低档次服务、粗放式经营,在产业融合发展、资源有效整合、提高土地利用率、降低劳动生产成本、减少环境污染等方面还存在诸多问题。

第四,普遍存在投入不足的问题。新业态发展主要还是以地方的小敲小打和新型经营主体的自弹自唱为主。社会资本参与新业态发展不足、渠道不畅,造成新业态抵御风险的能力较弱,影响其快速健康发展。

第五,普遍存在人才缺乏的问题。农村劳动力老龄化、农村社区空心化现象突出。参与新业态经营、管理、服务的实用人才严重欠缺,已有从业人员专业知识、技能水平难以适应新业态发展需要。乡村旅游经营管理人才、农村电子商务网络技术人才、农村养老服务业服务人才等严重不足。

同时,各地对农村产业发展中呈现出的新变化、新趋势认识不够,培育新业态的意识没有形成,面上情况不清楚,缺乏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新业态的发展主要是市场主体自我发展,缺乏一个统筹协调、引领支持的载体和抓手。

(三)发展趋势

调研认为,在城乡经济社会深刻变化的背景下,农民增收新业态的兴起和发展,是农村经济发展在新常态下的必然,是未来农民增收的新趋势。

第一,农村产业呈现出一二三产业加速融合的新态势。前二十年,农业产业化经营极大地提高了农业生产、加工、销售各环节的一体化水平。新形势下,不仅农业自身突破传统的第一产业限制,加快实现三次产业融合;同时电子信息、现代设施、新技术以及生态、文化、旅游等要素投入孕育的新产业、新业态加速与农业融合。农村产业结构将会深度调整。可以预测,未来的农村经济,第一产业比重将会大幅度降低。

第二,农民收入呈现出非农产业收入快速增长的新态势。当前,农民收入构成出现两个层面的变化:一是经营性、工资性、财产性、转移性四项收入中,经营性收入占比近三年回落2.4个百分点;二是经营性收入中,来自于第一产业经营收入占比近三年回落5.2个百分点。其原因,除了大量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之外,就是因为新产业新业态快速发展,一方面为农民提供更多就业岗位,同时土地流转带来财产性收入,另一方面更多农民通过入股合作、成立合作社或者独立经营等模式,直接获得更多非农经营收入。

第三,新业态是未来农村产业结构升级和农民增收的新空间。乡村旅游有别于传统的农家乐,农产品产地初加工带来效益受到农民群众前所未有的重视,农村电子商务方兴未艾,农村养老服务业、文化创意产业初露头角、需求巨大。这些现象,既是新常态下城乡产业转型升级的必然要求,又反映了农村产业结构、农民经营结构的转化和优化。同时,就推动工作而言,各地支持新业态的实践探索,为下一步工作提供了实践范例,奠定了现实基础。

二、农民增收新业态的支持政策及不足

调研组在深入调研农民增收新业态现状、问题和趋势的同时,还系统梳理了有关支持政策,分析了政策的引导导向作用和存在的不足。

目前,有关支持政策主要在三个方面:

(一)宏观指导性政策

乡村旅游业方面,201210月省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加快发展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的意见》,明确了组织领导、协调服务、政策支持、金融支持等政策措施。20148月省旅游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印发《四川省乡村旅游提升行动计划(2014~2017年)》,提出积极打造乡村旅游升级版。养老服务业方面,2014年初省政府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7月民政厅、财政厅制定了《四川省人民政府购买居家养老服务实施办法》,其中涵盖农村养老服务业的支持和补贴政策。文化创意产业方面,20142月国务院发布《推进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专项行动计划(2014~2020年)》,涉及特色农业和文旅融合方面的相关政策。

(二)项目资金

乡村旅游业方面,2014年省旅游局共安排乡村旅游项目资金2395万元,2015年安排2300万元,用于支持乡村旅游咨询中心、生态停车场、厕所、标示标牌等设施建设。农产品产地初加工业方面,2014年财政部安排农业科技成果转化与技术推广服务补助资金,支持农产品产地初加工设施建设。农村电子商务业方面,商务部实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项目,我省被列为示范省,资中、仁寿等7个县被列为示范县,实行年度考核评估,视评估情况每县每年给予约2000 万元的资金支持;省上启动了10个省级示范县,每个县给予500万元资金支持。养老服务业方面,省财政支持民办养老机构建设2400个城乡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其中农村900个,每个补助25万元。

(三)行业规范

乡村旅游业方面,省旅游局牵头制定了《四川省乡村旅游示范县、乡、村评定标准》和《农家乐/乡村酒店旅游服务质量等级划分与评定》,对于认定的乡村旅游示范县、乡、村和农家乐和乡村酒店授予相应的标牌。

调研表明,农民增收新业态的支持政策,对于引领产业发展,加强行业管理和行业规范,支持新型经营主体发展,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支持政策还与引领新业态发展不适应,与支持新型经营主体壮大不适应,与让实现农民群众充分受益不适应,与解决缺资金缺人才等突出问题不适应。有的业态还未引起有关行业和部门的足够重视,对此研究不多,专门的针对性扶持政策和项目缺乏。

三、支持农民增收新业态发展的对策建议

调研认为,经济新常态下支持农民增收新业态发展,是调结构、稳增长在农村经济领域的重要抓手,是把握三农发展新趋势的内在要求,是拓展农民经营性增收门路的新举措。必须研究相关政策,顺应、引领新的趋势,支持农民增收新业态快速发展,培育农民增收的新动力。

为此,提出六点建议:

(一)分类引导,促进各业态百花齐放

加快乡村旅游从农家乐模式向休闲康养度假模式转型升级。支持产地初加工基础设施和标准化建设,提升农产品产地初加工业。培育壮大市场主体,推进农产品电子商务平台建设,壮大农村电子商务产业。支持兴办农村经营性养老服务结构、养老中介服务机构等,让农村养老服务业既惠及老人又助农增收。支持开发农村特色工艺品,规范和鼓励农民文艺演出,推动农业与文化创意相结合,让农村文化创意产业带动更多农民增收。

(二)出台政策,大张旗鼓支持发展

建议研究支持农民增收新业态成长发展的政策措施,明确支持农民增收新业态成长发展的总体要求、重点内容、扶持政策和工作抓手,解决农民增收新业态成长发展中的认识问题、工作导向问题,采取实实在在的政策措施,引导各地适应经济新常态,引领产业新态势,开辟农民增收新门路。

(三)抓住关键,大力培育新型经营主体

支持各地引进大型电商企业、星级酒店、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发展壮大新业态,培育参与新业态的新型农场农庄、农民合作社、乡村酒店等新型经营主体。支持各地通过盘活闲置房屋、农村老宅老院、可利用林场、宜渔宜游水面、集体建设用地等资产资源培育农民增收新业态。调整优化农村劳动力资源培训、农业技能培训等项目资金安排,支持新业态人才培训、认定和就业工作。

(四)强化导向,健全农民利益分享机制

把建立农户分享利益机制放在核心位置,在项目资金安排上把是否让农户分享到持续、长效、充分的利益作为核心指标,确保新业态成为农民增收的新业态。支持农户与新型主体联建共享,推广公司+农户合作社+农户乡村酒店+农户等模式和入股分红、多次返利等紧密型利益联结机制,确保让农民从新业态发展中充分、持续、长期受益。

(五)加大投入,不断夯实发展基础

创新财政资金使用方式,允许各地采取以奖代补、先建后补、财政贴息、财政资金入股等方式扶持新业态发展。推广PPP、众筹等投资模式,扩大信贷抵押担保范围,创新门票、仓单质押、基金入股等方式,引导和鼓励农户与新型经营主体联合共建、共办共享,多渠道解决新业态发展中的投资难题。

(六)示范带动,分类培育一批重点县或示范县

按照因地制宜、实事求是的原则,在乡村旅游、农村电商已经开展示范县和重点县建设的基础上,在农村养老服务业、文化创意产业、农产品产地初加工产业、农业服务业等方面,再确定一批县(市、区),由相关行业部门负责,扶持培育一批重点县或示范县,发挥示范引领作用。


免责申明:本网转载的其他媒体信息,旨在信息共享,服务“三农”,如不同意转载,请联系我们,以便即时删除,转载本网信息务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