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农村工作委员会门户网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导航 > 农业产业化 > 家庭农场 > 正文
文章内容
城里人下乡搞家庭农场 规模经营遇到两大难题
发布时间: 2013-09-10
作者:许静 责任编辑:李沿薄 网络编辑:李沿薄 来源: 四川日报 浏览次数:

 

人物:卢建文
流转土地所在地:兴文县大坝苗族乡朝阳村
流转土地面积:3200多亩
种植作物:水稻、油菜、小麦、秋菜
预计年收入:上百万元
817日,记者在兴文县大坝苗族乡朝阳村看到了这样两张脸——又黑又瘦的是有着非农业户口的卢建文,40岁之前对种地一窍不通,如今成了年收入逾百万元的种粮大户,并先后两次荣获全国种粮生产大户的称号。
又白又胖的是朝阳村村民张奇才,祖祖辈辈种粮的他,如今是卢建文开的大米加工厂的工人,每个月不仅能从卢建文那里领取工资,还能拿土地承包兑换证,随时到卢建文的加工厂领粮食。
我家有2.6亩地,可以兑换990斤黄谷,不用风吹日晒,不怕遭天灾,这样当农民,撇脱!张奇才向记者伸出了大拇指。
卢建文的名气可是响当当的哦!同行的省农业厅粮油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卢建文身上有若干个第一:全省第一个非农种粮大户;全省第一个集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的种粮大户;全省第一个建立粮食银行的种粮大户……
该负责人说,卢建文的这一模式,直指农业规模化和集约化经营,是现代农业发展的方向之一。
从一年赔70万到赚百把万
卢建文原来是兴文县大坝乡粮站的工人,2001年在国有粮食企业改革中,成为全县第一个签订下岗合同的人。
为何要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因为看到了机遇。卢建文说,乡镇粮站被取消后,农民的粮食无处存放,他就和朋友合伙建起了一家小型大米加工厂。
大米加工厂风生水起,卢建文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卢老板。然而好景不长。2009年左右,大米加工厂开始断粮一年中有大半年都没有粮食,种粮食的农民越来越少,撂荒的耕地越来越多。
卢建文又做了一个决定:流转土地当农民,起步就是1200亩!
一开始,家人对卢建文的做法都不理解。事实也证明卢建文的这条路走得并不平坦——
2009年,因为稻飞虱防治不及时减产,后来又因为品种单一等问题,造成倒伏再次减产,水稻赔了30多万元。下半年收油菜时又碰上连阴天,卢建文请了80多个人用了40多天在地里摸爬滚打收油菜,最后还是有两三百亩烂地里了,收上来的也有很多生了芽,两季赔了70多万。看着七零八落、东倒西歪的油菜,这个当年主动下岗丢铁饭碗的硬汉,蹲在地头号啕大哭起来。
想过撤退吗?
想过,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卢建文说,流转土地时跟农民签了合同,如果毁约每亩还要再赔1000元。
我这人就是个牛脾气,坚信坏事也能变好事!有了第一年失败的经历,卢建文总结出两条:种田必须靠科技、农业的出路在机械化。于是,他又用自家的大米加工厂作抵押,贷款买了一批农业机械,并开始推广良种。那简直就是破釜沉舟,我还花了上万元,买了上千本农业科技方面的书!回想起那时的决定,卢建文依然激动。
第二年,卢建文终于赚了10多万元,虽然以前也赚过比这多得多的钱,但这个钱的分量不一样。就这样,卢建文一路磕磕绊绊走了过来。
现在赚钱了吗?
卢建文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亩稻田支付给农民的流转费是380斤黄谷,按今年1.35/斤的最低保护价折算是510元,种子农药130元、化肥120元、打田插秧150元,机收80元,烘干除杂150元,总共成本是1140元,水稻平均亩产1100斤,折合1486元,虽然一亩地只能赚两三百,但乘以2000多亩就不一样了。卢建文粗略算了一下,今年稻谷加上大米加工、秋菜、油菜,差不多能赚个百把万。
发展仍面临两大难题
兴文县农业局副局长张洁说,因为规模流转,使得兴文这样一个地无三尺平的山区农业县也有了省级高标准农田项目,原来兴文的农田都是星星点点,现在终于有连成片的田块了。
因为使用了良种和病虫害统防统治,亩均水稻增产200多斤;
因为集生产、加工、销售为一体,质量可追溯,卢建文田里种的大米卖到了云南,部分制种基地的稻种卖到了云南;马铃薯卖给了肯德基。
因为担任了科技特派员,卢建文除管理自己流转的土地外,还为周边农户提供技术培训、农资采购和代育、代耕、代种、代收、代贮全程服务,服务面积达5000余亩……
卢建文堪称城镇居民下乡创业,开展粮食规模化经营的典范。省农业厅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卢建文获得的种粮大户补贴有26.8万元。最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还是有些困难,能不能请你们帮忙呼吁一下?卢建文给记者说了两大困难——
一是当前的稻谷价格。今年稻谷产新之后价格一路走低,目前市场上的1斤稻谷只有1.1元左右,虽然今年国家已经公布了1.35元的最低收购价,但按常规要到9月份国家才启动收购,我今年大概有360万斤稻谷,如果现在卖一斤差两毛钱,就是70多万元,如果现在不卖,种秋菜又等着用钱,卖不卖都是个难题。
二是土地流转手续。因为有些农户常年外出务工,目前卢建文还有500多亩流转土地没有和农民签合同,没有签合同就拿不到政府对种粮大户的补贴,500多亩就有5万多元。
这两个问题是目前所有种粮大户面临的共性问题,我坚信总会解决的。临行前,这是卢建文给记者说的最后一句话。


免责申明:本网转载的其他媒体信息,旨在信息共享,服务“三农”,如不同意转载,请联系我们,以便即时删除,转载本网信息务请注明来源。